歡迎訪客蒞臨霹靂網

霹靂網討論區會員區首頁 > 精華區 > 《劇情討論》
目錄資料夾 目錄 - 目錄中可以包含主題或文章 主題資料夾 主題 - 主題中的文章會以展開模式表示﹝與討論區相同﹞ 文章檔案 文章 - 單獨一篇文章
回上一層 文章文章主題:【《劇情討論》霹靂震寰宇之兵甲龍痕 第十五、十六集】
作者 diyumingxiang (地狱冥想) 收錄日期 2010-08-11 14:03:06
【本文發表時間:2010-08-10 17:06:44 】

兵甲龍痕15、16集觀后感(上):風起震響歌情癡,雪落無聲葬亡魂。
本周我不想多說什麼廢話,因為那雙永遠無法瞑目的眼睛,那雙致死還在期盼著拯救牽掛之人的眼眸,那遙望著遠方,看著、盼著、凝視著卻已了無生機、無法聚合的目光,已讓人徹底心碎了。
南風不競死了,命喪在發狂的嘯日猋的利刀之下,倒在了六出飄霙這片熟悉的故土上,白雪埋身,風盡消散,只余一片呼嘯的死聲,一抹悲涼的淒哀,一陣徹骨的孤寂……
曾經不世狂人,曾經獨戰天下,曾經為禍殺戮,曾經漠視蒼生,曾經嗔癡怪戾,曾經大愛大恨,曾經夢醒悔改,到如今一敗塗地……
敗得如此淒慘,敗得不留余地,敗得不剩一點一絲的尊嚴,敗得連挽回的可能都沒有……
更諷刺的是,伴著那哀絕的胡琴聲,南風瀕死之際,我們看到他今生唯一的愛戀卻在怨念他的無情寡義……
她能不顧一切抱住她的楔子,她還能緊握住她翠姐姐的手為對方的犧牲所感動,她卻不曾想到過是那個人最先為她的安危拚命!是那個人最先為她的利益著想!
而現在,那個人一無所有的倒落塵埃,無人掛念,無人憶起,風雪沒身……
是啊,中原正道忙著他們的救世之路,死國、佛獄忙著他們的千秋大業,集境早將其當做棄餌……
或許,某天香獨秀會懷念起六出飄霙的酒香、茶香;或許,某天有人會對那遍布掌印的參天銅柱產生興趣;或許,某天采花的女孩,送茶的老伯會憶起那個白衣的青年,但他們只會把他當成生命中的一段揮之即去的過往,絕不會細心品味和咀嚼,頭腦里更不會出現南風不競四個字。
可這又該怪誰呢?
怪禳命女太無情?怪寒煙翠太武斷?怪嘯日猋太狠心?不!從頭到尾,我找不出任何理由去宣判他們什麼,兩個不明真相的人,一個被仇恨逼瘋的人,他們的所做所為固然殘忍,可這一切,似乎都只能怪南風不競自己咎由自取罷了……
是的,咎由自取,因果循環。
沒錯南風不竟並非真的自私無理,並非真的無情無義,但是他之前的極端,他之前狠辣,他之前無視一切的愛,早就埋下了自我悲劇的伏筆。
雖然他現在清醒了,認錯了,試圖改過自新了,可是之前的所作所為就能真的一筆勾銷麼?
嘯日猋現在報複南風確實牽強,但之前若非南風肆意妄為的極端,又何來這等禍事?
前者他強行拆散玉傾歡與嘯日猋是殘忍,如今他傷重救人卻反被嘯日猋狙殺也是殘忍,有因必有果,冥冥之中早已注定了一切。
然而南風不競的一生,只求一人,只為一字,他的極端,他的殺意,全因此而起,全因此而生,非是殺戮的借口,卻也是一段不悔人生。
一世狂,一生癡,不肯回頭,不願回頭,執念、無畏……
沒錯他還是那一陣的風聲,風過無痕,只留余聲環繞不絕,何等寂寥,何等孤獨,卻如此造就了一個不世狂人,一名癡情男子,一段超越以往不同凡響的人生。
南風不競不是英雄,不是俠士,甚至算不得真正的江湖中人,他的精神世界其實非常狹小,開始只是一個嗜武如狂的自己,勤練從天而降的神之卷,把這當做自己的一切……
而后一個無名的女子出現了,在他即將走火入魔最危急的時刻,解救了他,化作石像,流下一滴似真似幻,留戀不已的淚水……
在這之前南風不竟或許從未感受過如此的溫暖,一個陌生人,為了別人心甘情願的犧牲了自己,這是什麼情感?這是究竟是為了什麼?
他不懂,他想不通,但他所能做的就是想方設法去解救這個恩人,然而一次又一次的失敗讓他更加驚心!
“原來,她為了救我竟然如此付出這樣巨大的犧牲!為何?她明知會變成這樣,又為何要去救我?難道她愛上了我?”
他從未接受誰的善意,他更不明晰這世上萬千情感之中,非是只有愛情能為別人所犧牲,友情如是,憐憫也如是……
可在南風當時狹小的世界觀中,非此即彼,他當時只看到了那滴淚,那滴深情的淚水和一個為自己犧牲化為石像的女人,除了愛,除了情,他找不到任何理由來解釋對方為什麼要這麼做?
沒有理由,無需借口,只有愛,才能做到如此的付出,只有愛,才能做到如此的犧牲……
不要責怪他的誤會,不要笑話他的自作多情,換了你我是南風,在此情境之中又如何不會去這麼想?
“你如此愛我,我便一定要救你,憑你賜于我的新生解救你!”
而后的百年歲月,南風不競的世界里有了愛情,雖然是偏執的,甚至是病態的愛情,但也是最深情最純粹的愛!
也正因為如此,無數次的失敗,讓他怒火中燒,無數的辛勞化作虛無,讓他越加偏激與蠻橫!
狂性越來大,是癡狂,亦是情狂!
但他不曾放棄,因為他在給自己編織一場夢,一場幸福的美夢……
夢里,風景秀麗脫俗,遍布鮮芳,桃花翠柳,滿是詩情畫意……
而他在其中,舞羽劍,飲美酒,頌情詩,彈琴瑟,逍遙雅然,更重要的是,有那位佳人相伴左右。
這是他窮極一生都在作的畫,這是他運用生命一直都在書寫寫的詩,這是他拚盡了一切都想完成的一個夢。
因此他的殘忍無理,便是因為這是夢,一場易碎的夢,任何幹擾,任何差錯,都會讓他認為會攪亂他的美夢!
所以無數無辜的亡魂因此狂人而消逝,無數良善之人因此遭遇飛來災劫,他非是不明是非,而是無理可講。
在他的夢里,旁人只是螻蟻草木,礙眼者必要除之,這是他的夢,他認為可以隨心所欲,除了救她!
那座石像,是他美夢最后一個的關鍵,是他的愛最后所付出的回報所在……
可惜這究竟是場夢,而且是場不真實的夢,更諷刺的是他在傾其所愛之際,那座石像卻在思戀著她的希望,她的未來,她的救贖。
終于那座石像等到了百年的救贖,迎來真正思慕的對象來拯救自己。
然而南風不競卻迎來一個巴掌,一個令他心碎的巴掌……
那一瞬間過往交織的美夢化作了一場噩夢,又在一次次表白無果后,讓這場噩夢愈演愈烈,無休無止……
但也在這時,南風不競迎來了第一次的成長的機會,他有幸開始現實的面對這個世界了。
“原來是我一直在多情,原來是我一直在做一場虛幻的夢……”
“但這又能怎樣?這百年來我愛的不是那場美夢,是你,你才是那一切的核心,我所有的一切……”
他不是愛錯了人,而是把愛當做了自己的唯一。
為愛而生,為愛而狂,甚至為愛而死……沒有所謂值不值,只有敢于做與不做……
不能得到她的心,我生有何意?不能得到她的愛,我又有何意義?
他不是不曾思考過放棄,然而他更不能背叛自己的心,他是真的深愛禳命,而且愛的不可自拔,無可救藥……
在用盡正常的方法后,他只能用自己的方式,做最后的努力……為愛戰天下,為愛戰蒼生!
一個月的期限,不歸路,人不歸,非生即死,有往無回……
不是再次以愛重生,那就以此地為墓!
戰!戰!戰!戰他個天昏地暗!殺!殺!殺!殺他他個日月無光!
這是我最后的戰場,這是我最后的能力,這是我唯一可以釋放的尊嚴!
確實他做到了,然而他又得到了什麼,最驚心的失敗,最清醒的現實……
她仍不愛我,而他們,與我交戰的他們,楓岫也好,邱伯也好,甚至是刑劍罪已,卻是為了解救自己的癡迷……
所謂的伊人,所謂的佳人,到頭來最關心的,最掛心的,仍舊是他啊!
南風的所作所為原是這般可笑,這般無用,這般諷刺……
他贏了,他贏了所有的對手,也輸了,輸的沒有了一切,卻又重新開始面對了一切!
所幸,他還是看到了善良的偉大!
略城的善意,采花女的善意,讓他終于明白這世上還有如此美好真誠的情感。
夢終于醒了,夢醒后的一切卻又是這般殘酷和懊悔……
夢,可以醒,錯,可以認,情,可以釋懷,但這各種滋味,苦辣酸辛遍嚐無疑……
唯一不變的唯有那份愛,這愛是杯自嘲的苦酒,也許還是杯要命的毒酒,可是自己呢?早已飲下了!
焚琴斷念,其實只是釋懷自己的失去,但他從未放棄過自己的愛念。他或許不在只是狂人,但他依舊為愛所極端,為情所癡迷,所以當聽到佳人有難,他還是想也不想便飛奔而去……
只是佛獄之主豈是易與之輩?縱使自毀氣海,依舊差距甚大!就在他捉襟見肘之際,楓岫主人為救他而來了!
這敵友的轉化,是造化弄人?還是天意弄人?
我不知道南風是怎麼想的,楓岫是怎麼想的,但是他們用他們最無間的默契證明了一切,可惜神殺之憾,終留下的還是遺憾……
敗,最慘痛的敗。
為救楓岫,南風只得答應用神之卷換取楓岫一命,但當他取到神之卷之時,迎來的卻是為了複仇從地獄降臨的惡鬼取命!一刀貫心,風消云散……
最后回到最初的開始……
他仍舊孤寂,仍舊孑然一身……
白雪埋身,是一曲淒哀的挽歌……
他編織的鏡花水月的夢破滅了,他怡情期間的畫消散了,他傾盡一生的詩虛無了,而最后的那銘心刻骨的一個字是什麼呢?馳來北馬多驕氣,歌到南風盡死聲。
真的不需知道了,那淒厲的風聲也早已銘記在我們的心中。
如今他終于解脫了,不是嗎?
TOP